《聊斋志异》中的女鬼和女狐狸精她们都喜欢穷书生,不像现在的拜金女嫌贫爱富,对吗?

《聊斋志异》中的女鬼和女狐狸精她们都喜欢穷书生,不像现在的拜金女嫌贫爱富,对吗?
已邀请:

民间有这样一种归纳传说,说的是古代著书立说的大部分人都是久试不第的落榜举子,或者是落难的文人或基层官员。

有一定的道理,这些人大多数出身于豪门,即不是豪门也是小康人家,多年潜心攻读,目的就是盼着有朝一日红榜高中一鸣惊人,成为荣光耀祖的当官之人。

自古高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是录取数量有限,僧多粥少,再加上能够进京参加殿试的人少之又少,自然竞争激烈残酷。得中者当然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而名落孙山者只好哪里来哪里去。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所描述的《范进中举》中的主人公范进在得中前后的两种待遇,足以反映那个时代读书人的苦涩经历。

蒲松龄编著《聊斋志异》时已经三十多岁了。作为一个破落书香门第出生的英俊才子,蒲松龄在十九岁时连续考了县、府、道三个第一,名噪一时,但此后却裹足不前,屡试不第。三十一岁时以后迫于家贫,返回故乡设帐教学开始了教书育人的生涯,并且边教书边应试终究最终还是个穷秀才。

《聊斋志异》是蒲松龄的代表作。凝结了作者一生心血,也代表了作者创作的最高水平。这部书中的内容有部分是作者亲身见闻,但绝大部分则是记述当时民间和下层文士中间的故事传说。

《聊斋志异》大部分描写的男女爱情的故事,作者通过花妖狐魅和人的恋爱,表现了作者理想的爱情。这其中的如《婴宁》、《莲香》、《香玉》,还有《鸦头》、《细侯〉、《连城》和《宦娘》等等。作者所描写的这些艺术形象在男女被绝对禁止社交的封建社会中,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

至于题主所问“《聊斋志异》中的女鬼和女狐狸精她们都喜欢穷书生,不象现在的拜金女嫌贫爱富,对吗”?的疑问,本博认为,《聊斋志异》所讲的故事,是作者蒲松龄有意识的安排。无论什么时候,男女结合追求幸福的目标是一样的。当然也包括所谓的爱情、物质和财富的因素。女鬼女狐狸精们爱穷书生,那只是一种理想的婚姻关系。现今的拜金女们很现实,不仅要房要车要银子,甚至还有要官位的。也就是给男生提出某年达到啥级别的目标要求。这种现象如果让地下的蒲松龄得知,不还会被气死不可。(2020/07/17)

聊斋中狐狸爱上书生公子什么的大多数出于真爱,也有狐狸爱上富家公子的,但多数还是狐狸精爱上穷书生。

这大概是因为狐狸修炼成精,在日常生活上基本上达到了要什么有什么的境界,唯一缺的是人类一般的真爱。自古从富家公子身上是绝难找到真爱的,穷书生就不一样了,除了有一颗上进心,生活上他们基本是要什么没什么,所以狐狸精喜欢穷书生是一种互补,这样才合逻辑,何况这些穷书生最后大多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好的前程。这样看狐狸精就是穷书生的生活助理,穷书生就是狐狸精的情感寄托。

现代社会的拜金女和聊斋里的狐狸精正相反,在日常生活上她们基本上是要什么没什么,原因当然是缺钱。她们和穷书生一样也有一颗上进心,但这颗上进心是用钱衡量的,岂止是心,拜年女的一切都是用钱衡量的,拜金女只是有钱人的消费品,有钱人是拜金女的大主雇。

所以,狐狸精喜欢的是书生的才,不是他的穷,而拜金女一开始就是奔着钱💰去的。

你好,我是眉画张敞,十分喜欢聊斋故事,对你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我来谈一下我的看法。

《聊斋志异》中的女鬼和女狐狸精会爱上穷书生,实际上就像我们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只不过是各取所需,努力实现优势互补罢了。



《丑狐》一文很具有代表性。

在《聊斋志异》中一篇《丑狐》,我觉得以它为例,最能说明这个问题。

我引用其中的一段,大家来体会一下。

穆生,长沙人,家清贫,冬无絮衣。一夕枯坐,有女子入,衣服炫丽而颜色黑丑,笑曰:“得毋寒乎?”生惊问之,曰:“我狐仙也。怜君枯寂,聊与共温冷榻耳。”生惧其狐,而厌其丑,大号。女以元宝置几上,曰:“若相谐好,以此相赠。”生悦而从之。床无裀褥,女代以袍。将晓,起而嘱曰:“所赠可急市软帛作卧具,余者絮衣作馔足矣。倘得永好,勿忧贫也。”遂去。

穆生之所以能接受丑狐,原因是丑狐能给他钱,解决他的生活问题,而这正是穆生迫切需要的。而到后期,穆生经济好转后,就开始嫌弃丑狐,想把她赶走。

丑狐之所以来找穆生,是因为富人有钱、有娇妻美妾,不会因为这一点钱接受丑狐。而丑狐又迫切需要情感的寄托。

穆生的妻子知道穆生跟丑狐交往能得到钱后,还主动帮他们准备被褥,原因还是因为钱。

从这个故事中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个结论,所谓的爱情就是各取所需,优势互补。



狐女缺情,书生缺钱

现实生活中的拜金女之所以拜金,是因为她缺金,所以只有贩卖自己的色相,希望卖给有钱人,能卖个好价钱,满足自己金钱的需要。

而有些女子因为家庭条件优越,不识人间疾苦,所以才会不看重金钱,有可能去爱上一个穷小子。

《聊斋志异》中的狐仙,都是有法术的,人世间的钱财对她们来说都是招之即来的,她们不缺钱,所以就对金钱毫无兴趣,就显得不拜金了。

但是她们也知道金钱对俗世中人的巨大作用和诱惑,所以他们为了得到情,也会用金钱来诱惑俗人。


狐女为什么不去爱富人?

之所以女鬼、女狐爱上穷书生,是因为穷书生缺钱,可以用钱诱惑,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富人不缺钱,不缺美色,又对狐鬼之类心存忌惮,所以狐女想要得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算得了手,富人很容易请法师来降妖捉鬼,而爱上穷书生,就没有这份危险了。

另外,穷书生住处荒僻,少有人问津,而富人前呼后拥,高朋满座,狐仙不易接近,应该也是个原因。

当然,蒲松龄这样写,也是满足人们的美好的幻想,给穷人一个美好的希望,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和兴趣,这恐怕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总结:

总之,《聊斋志异》中的女鬼或女狐狸精之所以会爱上穷书生,只不过是各取所需,容易实现优势互补罢了,并不是因为她们有多么高尚和善良。

这就象我们生活中的爱情,你看中了我的美色,我看中了你的钱财。

这个问题来了,先说聊斋志异里的妖孽人生们为何喜欢书生。因为妖孽们有修炼了几百年,有特异功能,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未来几十年发展,书生暂时穷困潦倒,但是都在勤奋努力的读书赶考,以博取功名利禄,以后做官发达了,妖孽们的人生也会是另外一番活法,重要的是有了依靠。

她们不选潜力股,绩优股。选谁?没有选择农民,屠夫,唱戏的吧?哈哈。

再说现在女生为何物资拜金,也不是全部都是这样。但是在现在这个讲究金钱,物资的时代,大的环境下,人们都活的世俗,现实。有谁不希望过得富足,衣食住行无忧呢?大家都讲效率,人人都说赚钱。有谁能独善其身不说钱呢?在此背景下,女生们也活的现实,物资,拜金,攀比。现实中的压力,让她们选择走人生捷径也可以理解吖?

因为这个过程,在幼儿园,小学已经开始攀比了。你说问题在哪里?

话说,有个事实不要忽略:聊斋志异本来就是给无聊的屌丝书生们看的,

因此,当然要符合书生们的需求:喜欢穷书生、有大把钞票、长得还美妙,

和现在的什么都市小说都是一个套路:拥有异能、泡上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想一想,是不是还有一点小激动?可是,这就符合底层人的一种需求和价值观,

女孩子不也一样吗,喜欢看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温柔多金体贴帅气还专一,

有的人会问:胡说八道,你怎么就知道这玩意儿是给屌丝书生们看的,

有没有啥证据?平白无故,可不能冤枉咱们穷书生啊!

首先来讲,古人白天都是读圣贤书,

因此,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晚上消遣时间的,

富人有钱的或者哪些金榜题名的,

人家晚上都软玉在怀了,还会读这些玩意儿么?

而且吧,无论古代还是现代,肯定是穷人比较多,

穷人多的如同黄河泥沙,富人少的如同过江之鲫,

因此,为了讨好大部分人,这些女鬼和狐狸精,也只能喜欢穷书生咯!


这不一样啊,她们要么是妖精要么是女鬼,她们不需要钱呀。

在现在的社会,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确实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女性十分在意男方的家境情况,但是,在乎女生家境的男生也不少好吧?这种事情不能一概而论,不要房不要车的女生也不少啊,你怎么没看到呢?

针对这个问题,我有一点看法。

《聊斋志异》中的女鬼和狐狸精都不嫌贫爱富、不渴求比较富足的物质生活吗?

当然不是的!不论是女鬼,还是女狐狸精,它们虽属异类,而不论体貌举止都是按照正常的人类来表现的,也就是说这些神魔鬼怪被作者蒲松龄赋予了人的特性,自然也存在与人一样的心理。人生在世谁不想吃穿不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逍遥快活;而实际情况是有的人生活优渥,有的人穷困潦倒。在《聊斋志异》中的那些鬼怪像人一样需要吃喝拉撒,肯定也希望自己的生活富有一些,不然为何一些狐狸家族向世人显现的时候总是排场十足呢,而不是显示出寒酸的模样?因为它们也知道哪种生活更好,更吸引人。

那为什么书中的女鬼和狐狸精们表现得好像都对财物不屑一顾呢?这与它们的本领有关。它们本是异物,多有些旁门左道,比如幻化之术,明明在坟地里,在别人看来却在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比如隔空取物,身处某处,而在眨眼之间将千里之外的钱财拿到手。因为有这些本领,人世间追求的俗物于它们来说不值一提,也就不以为意了。

再者,《聊斋志异》中的女鬼和狐狸精们为何喜欢穷书生?

这和作者蒲松龄的遭遇有关。蒲松龄虽然少年得志,而一生之中在仕途上并不顺利,科举考试也屡屡失利。对于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来说,这样的遭遇是不幸的。那时候的书生想改变命运、衣锦还乡,最主要的就是通过科举博取功名。而蒲松龄直到年老的时候才补录为贡生,他对自己的一生是不满的。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书中有很多科场失意的书生,其实就是影射作者自己,发发牢骚。百无一用是书生,生活不能自理怎么办?于是就创造了不少鬼怪精灵来帮助他们,使他们感到心灵的慰藉。实际这就是作者的一个美好的幻想,是他一生不得志的一种无奈的反抗和自嘲。

以上即是我的看法。

聊斋中的故事也是社会中一些问题的写照,如果说女妖精喜欢穷书生是有可能的,因为在封建社会遍地都是文盲,读书人是难得的,在那个时候能够断文识字就高人一等,如果再能考取秀才、举人那就更了不起了,即使是在当时社会的实际生活中,也会有许多女性喜欢读书人。

这种情况与现代的女性拜金主义并没有区别,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因为那时的穷书生有考取功名的可能,所以才会有女狐妖去迷恋他,而现在穷小子想考个好大学比登天还难,那个美女还

会喜欢他?

因为蒲松龄就是个穷书生,《聊斋》就是他的一部yy之作。

我们都知道蒲松龄一生都没有中举,蒲松龄19岁时参加县府的考试,县、府、道试均夺得第一名,取中秀才。名副其实的穷书生。

然而他在之后科举场中极不得志,虽满腹实学,乡试屡不中。

46岁时方被补为廪膳生,71岁时被补为贡生。

蒲松龄的家境算不上贫寒,但也仅能糊口而已。平日除几亩微薄田产外,蒲松龄以教书、幕僚维生。


他的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当地的一个富户、退休官员毕家当家庭塾师,达30年之久。一年之中,只有过年过节之时才能回家小住几天。

蒲松龄孤身一人住在毕家,远离妻子和孩子,夜晚之中难免胡思乱想,独自生活的寂寞,不免假想象自遣自我慰藉。慢慢的,他就将这种自我慰藉转化为幻想故事。

这也就是为什么花妖狐鬼经常来找穷书生翻云覆雨的灵感来源。


《聊斋志异》中的狐鬼花妖,多数是美丽的、善良的,给人(多数是穷书生)带来温馨、欢乐、幸福、情感和肉体上的满足。

在小说中,这些美丽性感的狐鬼花妖,不图钱不图名利,却愿意委身与穷书生,完全是因为爱书生这个人,尽管这个书生除了知识,家徒四壁,一无所有。

这也是反映了蒲松龄贫穷的经济状况。



这些故事可以说是蒲松龄寄托意愿,补偿现实缺憾的一种表现。

只可惜,小说终究是小说,只能满足人们的幻想罢了,而人,毕竟要面对衣食住行的现实生活……

当然对了。

这种情况要根据时代特征来看待,任何问题的解析都要根植于时间,地点,背景等诸多因素才能更加合理的理解看待。

像《聊斋志异》的时代背景大概就在明末清初的那段岁月,起码蒲松龄写书的时期无论是参考各种文献资料和野史杂谈,大概的主流思潮还是明末清初那个时代为主的,康熙年间正是中国封建王朝由盛转衰的最后辉煌期,起码康熙年间从现在看还是古风盛行的岁月。

那么重点来了,中国古代哪一类人的逼格最高呢?毫无疑问,就是读书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行为标准,也就是说在古代中国,读书人是非常令人尊崇的,读书人的地位也是很高的,尊师重道一直就是传统。

古代的中国人可以说是“拜文人”的,那时候的思想观念就是尊崇,敬重,拜服能咬文嚼字的书生秀才,而且读书人大多不适生产,在举仕之前很容易穷困潦倒,而古代的读书人又特别重视风骨,所以很少有读书人会钻营生产买卖,所以书生落魄穷困的形象很容易让百姓铭记。但这不妨碍古人对书生的推崇和敬仰。

实事求是的讲,中国古代是有“拜文”思想的,这和现如今那种“拜金”思想极其类似,只不过敬崇文人的境界更加积极向上。

如此理解就能很容易明白《聊斋志异》里的女鬼和狐狸精为什么特别喜欢穷书生,因为书生地位高,有逼格,也是那个时代的社会现象反映。如果和古代的某些风气比,当今的拜金主义确实落了下乘,完全不如古人对文人和知识的尊崇来的更有正能量。

尊师重道,重视教育和知识传承才是中华文明蓬勃向上的核心动力,就像“为中华崛起而读书”那样振聋发聩,鼓荡千秋!

非常髙兴,看到题主赏赐问题,兴奋之余,遂用七律以答题目。

山村古树残垣生,满涧清鬼戴红缨。

闺女良家白日躲,秀才破户夜晚等。

狐妖兔变结伉俪,荧火球闪听涛声。

豪富拜金如掷土,妙伶商埠现原形。

感谢网友们阅读,点赞,批评,欢迎大家关注我哟,请告诉我,身份尚未校验是怎么回事?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