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西逃之时向曹家大院借巨款,只用一个小物件抵押,曹家一看:值了!怎么回事?

/uploads/question/20200411/gqh2cejru1i.jpg
已邀请:

西逃之路看起来并不那么顺畅,过惯了奢靡生活的慈禧和那些“酒囊饭袋”的大臣们,自然无法忍受风餐露宿,流落街头。其实刚开始还算是比较宽裕的,毕竟他们出逃的时候身上的首饰这些还是比较值钱的,可是仓皇之际还是遗留了不少贵重物品,因此在刚开始的挥霍无度之后,最后彻底无法保证吃饱喝足。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一路上只能依靠着身份去一些大户人家借钱,毕竟这么一大群人还是要吃饭的,于是慈禧太后只能腆着老脸亲自出马了。

这一日他们路过山西,知道乔家非常有钱,是一个名门望族,在当地颇有盛名,于是众人就敲了乔家大院的大门,这是他们最好的目标了。说是借,很多大户商家也是不敢违逆的,毕竟大清还没有到亡国的那个地步,因此不管这借出去的钱能不能要回来,这钱是一定要借的。只不过乔家有一个恳请,那就是希望太后老佛爷能够赏块匾,慈禧自然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小事一桩。随即十万两白银就这么进入了口袋,于是一行人也不再麻烦乔家欣然继续上路逃命去了。乔家人仔细端凝着这块匾,上书“福种琅环”,自此挂在大门最显眼的位置供人瞻仰。

唉,慈禧本来也有骨气,见洋人猖狂,决定给他们一些颜色,于是不再天天用外交辞令敷衍,决定向他们宣战。

这一宣战就是对着十一国。

嗬,本来在我等斗升小民后来来看,也觉得她是硬气了一回,是吧,总不能让洋人在我们的地界上乱窜,我得反击呀。

遗憾就遗憾在,国力不行,打不赢。

一开战,就要溃败,堂堂太后和皇帝都得逃命。

这一逃就来到了山西。

咋办?吃大户啊。

地方官招待不起,估计也没有什么心思招待——这又不是真的巡游,是逃难呢。眼看上边也不行了,我这要是挪用公款招待了,到时候让谁填坑?可别把千疮百孔的现状弄得更糟了。

晋商有钱。有乔家有曹家。

乔家出银10万两,得老佛爷墨宝:福种琅嬛。

好吧,这字不能换钱,但能表明:乔家跟老佛爷搭上了关系,是个面子,是块招牌,以后在商场上名头更响了。

这投资也值。

乔家做的是票号生意,讲究实力与名气。老佛爷的墨宝是个背书。

曹家呢。也有钱,据说山西曹家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拥有跨国公司的家族。“凡有麻雀飞过的地方都有曹家的商号。“

山西太谷曹家据说给慈禧一行送上了30万两白银。

那慈禧回送什么好呢?

总不能又是写字吧。

也不能说是给个什么东西抵押,据说象征性地送了一件礼品——金火车头钟。

这可是清宫之宝,重84.5市斤,上好发条就可以沿着轨道行驶。它是法兰国献给乾隆皇帝的贡品。

这种能在轨道上行驶的东东,今人看来没啥,不过在那个时候,是国礼,还是西洋送的国礼,还是御赐,商家还是很高兴的。

古代商人对于与官府,甚至是皇室的关系,当然是投以真金白银,但这种投资,不是希望得到金钱回报,而是希望得到庇护,并且希望以这种形式扬名。

从这方面考虑,乔家曹家对于给慈禧的馈赠,当然是个有益的无形投资。

当年的慈禧太后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向全世界开战,可是也要想一想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清朝是当时最腐败的国家,面对世界上的列强,居然有如此底气,当时外国的洋人看到这件事情之后就要给清朝一点颜色瞧瞧,于是组建了八国联军,开始向清朝的首都进行进攻。



于是清朝政府就很快的沦陷了,京城就被攻陷了。慈禧太后只能够仓皇逃窜,并且带着光绪帝一路向西安内部逃走,希望能够凭借着中国广阔的面积来抵抗外国侵略者。但是在一路上逃走的时候带的东西并不多,这么多人吃饭要钱,没有钱可不行,就算他是太好也不行。

慈禧太后为了能够活命,于是就把自己身上最值钱的金火车龙头当给了曹家,最终是能够混一口饭吃,但是最后也没有赎回来。
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太后等人仓皇逃出北京,途中囊袋空空,盘缠不足,曾向晋商富户的曹家“三多堂”借了一笔巨款,在返京后,因皇室亏空,慈禧便将价值连城的法国贡品——金火车头钟赐予曹家,以示顶债。

这也是慈禧太后最见不得人的一件事情,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过着非常奢侈的生活,吃白菜的话都要吃最嫩的白菜心,都需要几百颗白菜,洗一次澡的话都要几个毛巾,可是到了最后却只能够向别人借钱来养活自己,甚至都要把祖宗留下来的财产都给当下来。

这个宝物还是当时的法兰西国王献给乾隆皇帝的,充满了历史价值,同时也是清朝非常珍贵的东西。慈禧太后也是非常喜欢的,所以在逃跑的时候就把他带来了,没想到却只能够送给别人,混口饭吃也是真的不容易啊。

民国20年(1931年),此钟损坏,不能走。现藏于山西太谷三多堂博物馆——曹家大院晋商文化旅游区。

后来慈禧太后回到了北京,对于曹家所做的贡献是非常喜欢的,所以就赏赐了曹家,而这件宝物他也没有再提了,就放在曹家,毕竟是这一段屈辱的历史,他也不好意思讲。

晚清政府的落后遭到了各国列强的欺负。1900年,以英、美、俄等国组成的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八国联军在北京如入无人之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清政府的实际掌权者慈禧太后见状不妙就带着光绪皇帝等人向西逃窜来保住性命。

慈禧太后西逃时,身上还带了不少皇宫中的珍贵财物。开始这段时间过的虽然不如宫中那般好,但也算温饱有余,如果在路上能够省吃俭用的话是足够的。但是慈禧向来就不是个节俭的人,相反她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生活奢侈不堪,对于属下的意见她根本听不进,所以没过多久钱财全部花完了,生活过得越来越差,只能以太后之尊向人借钱。

慈禧太后借钱,当然是有借无还了这些大家都清楚,所以虽然碍于慈禧的尊位不能不给,所以富人们开始假装自己没钱,就这样慈禧沿途一路借钱,直到进入山西省境内。

乔家是山西的富商,所以慈禧打算向乔家借钱,乔家的主人乔致庸是个特别爱国的儒商,慈禧太后向他借钱,他觉得在国家危难之际,自己应该帮助皇家,所以十分慷慨大方的给了慈禧太后十万两白银,并表示这是乔家为国的一片心意不用皇家还钱,慈禧太后见状非常高兴,于是就赐给了乔家一块牌匾,乔家也非常乐意。并且在之后的日子里凭着慈禧赐的牌匾生意越来越好。

慈禧太后是个奢侈的人,一路吃穿用度挥霍无度,她觉得十万两还是不够,于是就向山西的另一家富商曹家借钱,曹家是晋商家境十分殷实,他们知道借给慈禧太后的钱是没有回来的,但碍于慈禧的身份,不能不借钱给她,所以就把钱借给了慈禧,慈禧太后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于是就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非常的物品送给了曹家。

曹家看到这个物品后很高兴,心里感觉值了。也乐的表示不用慈禧还钱,这个物品是什么呢?这个物品叫金火车钟,其实就是一个带着钟表的小火车,车身上有两个表盘,一个是晴雨表,一个是时间表,上发条的小火车还能在固定的轨道上行走,车顶的铃铛还会准时报时。这个金火车钟是法国的能工巧匠费尽心思打造的物品,这在当时非常稀有的,可以说是当时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所以曹家才会认为真的是值了。

公元1900年,庚子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慈禧就让奕劻和李鸿章做为全权代表,跟联军进行谈判,而她带着光绪帝等人西逃,准备逃到西安去,而光绪帝最爱的珍妃并没有带走,甚至直接将她推入宫女的井中。

因为走得比较匆忙,自然能带的银子并不多,其实她也并不怎么担心,毕竟,整个大清朝都是她的子民,哪里的银子不就是等于她的银子嘛。

不过,随行的人还是比较多的,而且慈禧习惯了奢侈的生活,虽然是狼狈的西逃,但是皇家的排场这个可免不了的,虽然不如皇宫内,但也相差不多。

自然随身带的银子,自然没多久就花光了。他们到了晋地,大家都知道晋地的晋商可是相当的富有的,他们就将目光瞄向了晋商。

晋商们大家也知道,慈禧过来,那要孝敬的可是少不了的,所以大家在一起合计,出多少比较合适呢。

乔家大院的出了十几万两,慈禧也开心呀,就问乔家要什么赏赐,想着从随身带着财物随便给一件或者封号,也可以给一下,可是乔家人呢,啥赏赐也都没要,只要慈禧的笔墨。

四个字就十几万两,这个当然相当划算,所以慈禧也答应了,就写下了“福种琅嬛”这四个大字,大家皆大欢喜,而乔家也把这四个裱在了大院大厅上,现在去看,还能看得到。

乔家出了,那么曹家大院自然也少不了,而且曹家比乔家还富有一些,自然献得也多一些了,慈禧当然也不好意思再赏字给曹家了,那就显得太小气了一些。

就送了一个小火车给曹家,这个小火车可不简单,是乾隆时期,法国皇帝送给乾隆皇帝的贺礼。

这个小火车主要是由黄金打造的,大约有八十来斤,上面有个晴雨表,车头是个时针,这个小火车还能上发条,然后在乌金的跑道上面跑个来回,这个可以说价值连城呢,对于曹家来说,这个相当划算呢。

这个小火车还在呢,在三多堂博物馆,只是不能走而已。

大清的老佛爷借钱,谁敢说不?明眼人一看便知,慈禧这尊口一开,自是难以回绝的,且不论慈禧押不押东西,给不给赏赐,这钱都给乐呵呵地往外掏!

历史上的慈禧,是很会享受的,一生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稳坐北京城。当然,她也经历过两次逃难:一次是随咸丰帝北逃至避暑山庄,一次是带着光绪帝仓皇西狩。大家所说的慈禧向乔家借钱,便是发生在庚子年间。

所谓的“西狩”,不过是“西逃”的雅称罢了。当时,慈禧在应对义和团问题上剿抚难定,惹怒了她的洋主子们,加之一时冲动向列强开战,遂招来了八国联军。此时的清军早已是雄风不再,根本无力抵挡来势汹汹的洋人,而惜命的慈禧便仓皇出逃了。

说起慈禧的西逃,前一阶段自然是洋相百出。毕竟,由于准备不充分,慈禧和光绪在逃命初期确实受了不少罪。可是,等入了山西境内,沿途地方官和富商们竞相谄媚,加之稍稍远离了洋人,这老佛爷的好日子似乎又回来了,原本的逃命也变成了巡幸。

综合各种记载来看,慈禧等人初到怀来,尚未进山西时,便已经开始吩咐人调集银两了。到山西太原行宫后,这老佛爷便开始彻底摆谱了。慈禧带着一伙子人的衣食住行,虽然比不上宫里,却也相差无几,平时还大手大脚地赏赐,其所消耗的银两难以统计。

咱们有句老话,叫远水解不了近渴。当时,慈禧下懿旨命官员调集银两,可这些银子总需要些时日才能到西巡的队伍手里。于是,除了地方官和乡绅的捐献,慈禧还想了个主意——借钱。

近代史上晋商的财力十分雄厚,他们富有经济头脑,同时又很节俭,故而积攒了许多财富,其中就包括山西的曹家和乔家。当慈禧打起这些晋商的主意时,而山西的富商们自然首当其冲了。

当时,乔家派的代表人是贾继英,当官员问及谁能先拿出二十万两来时,贾继英当场表示愿为朝廷分忧,并随后与东家乔致庸等人沟通,凑出来这笔钱。(关于这笔钱的数目,电视剧里称是十万两,但有人考证为二十万两。)

不过,乔家出来这二十万两后,还有十万的缺口,而这十万两就落在了曹家身上。经过反复考虑,曹家出了这十万。慈禧对此十分高兴,便赏赐了一份礼物给曹家,这便是今天曹家大院里的金火车头。只是,网上不少人都说这是抵押,但实际上就是慈禧赏赐的。

当然,所谓的金火车头,其实并非纯金,而是合金,是法国人送给慈禧的礼物。当时,慈禧为了让晋商效仿曹家,多多为国分忧,才特意将其赏赐给了曹家。至于说专家称曹家赚大了,多半是网络间的噱头罢了。

慈禧太后西逃的时候,向曹家大院借了一笔的巨款,30万两白银,但由于慈禧逃难,没带什么东西,就把一个小玩意抵押给了曹家,曹家一看,就说值了,立即将30万两白银送上。这是怎么回事呢?听我慢慢给你说来: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太后仓皇出逃

1900年,八国联军以镇压义和团为借口,从天津登陆,向北京进发,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做。慈禧太后听闻后,带着光绪皇帝仓皇西逃,当慈禧逃到山西晋中太谷县时,他们一行人已经没有什么盘缠了。

无奈之下,慈禧打听到此地有乔家、曹家两家巨富后,便派李莲英找他们借钱。

乔家大院听说慈禧前来借钱,觉得这是给他们面子,所以二话没说,就奉上了10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还说“不用还了,就请太后赐个墨宝就行”。

写几个字又毫不费力,慈禧自然乐意。于是,慈禧御笔一挥,赐了“福种琅环”4个大字给了乔家大院,至今还在乔家大院挂着呢。

紧接着,慈禧又派人去了曹家,曹家也明事理,那时候清朝还没有灭亡呢!再说大清慈禧太后来借钱,这不是让家族光耀的机会嘛!所以,曹家也二话没说,将30万两白银交到了慈禧手里。

慈禧一看,这曹家如此大方,心里自然感激不尽,可作为统治者,拿了人这么多钱,不能没有表示。思来想去后,慈禧就将随身携带的“金火车头钟”送给了曹家。

曹家得此宝物后,惊喜不已,觉得值了。他们立即将它供奉起来,后来,它还演变成了曹家的传家宝。

这个“金火车头钟”是什么玩意?

“金火车头钟”,是法国政府根据乾隆喜好特意制作的小玩意。法国送这样的物件,是因为法国政府在很早以前就已打探清楚:乾隆不喜欢西洋武器,对西洋的科技也并不太感兴趣,却非常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话说,在乾隆57年,即公元1792年,英国人给乾隆进过一次贡。这些贡品包括:两台大望远镜、两支气枪、两支漂亮的猎枪、两对加长了的连射马枪、天体运行仪、炮弹等等。

闭关锁国的大清,在看到这些后,竟是嬉笑一阵了事,乾隆还觉得天体运行仪没啥稀奇,跟中国的八音盒差不多,至于炮弹,仅仅被和珅拿来,点了一回烟斗而已。

乾隆还看了一眼气压计后,喃喃道:这个玩意,只配给小孩儿玩。乾隆对这些贡品的态度让英国人大惊。

乾隆对这些高科技贡品不屑一顾,却对那些奇技淫巧非常感兴趣,而这里所谓的奇技淫巧,就是像西洋钟表等一类物品。所以,当法国人带着这个“金火车头钟”来到清宫,给乾隆进贡时,乾隆开心得像个孩子。

这个贡品也很是奇特,首先,它是由黄金,白金,乌金和水晶等制造而成,重约42.25kg。

其次,这个钟,上有发条,拧紧后整个火车头就开始在轨道上来回开动,同时带动时针、分针转动。

最让乾隆觉得好玩的是,火车旁边有个铃铛,铃铛前面有个气缸,倒上水,通过机械能转化为热能,可以从烟囱里冒出蒸汽,像一辆真的火车在那儿运转冒烟。这个火车上还镶有一个小表,叫晴雨表,可以预报天气的变化情况。

就是这么个小玩意,让乾隆爱不释手。后来,慈禧也爱不释手,在西逃的时候,也带着这个东西。

可是,看到曹家送来的30万两白银,慈禧思前想去,最后,还是把这个“金火车头钟”送给了曹家!

结语

这个事情,说来也痛惜!英国人、法国人等给乾隆进贡的贡品中,真正可以改变国家命运的高科技贡品,被清政府给锁进了库房,落满灰尘,可这个不痛不痒的小玩意儿,却得到如此钟爱。

不能不说清政府统治者对科技产品的无知啊!如果能够对那些高科技贡品稍微重视一下,大清也不至于落到那个地步,被人给侵略成那样,还丢失那么多领土。您说呢?

首先曹家没有一看那个小物件就说值了,接下来跟大家一起来详细探讨一下。

先来看看慈禧太后西逃的背景。慈禧太后为什么会西逃?大家印象中慈禧太后或者说清朝皇室逃跑是在什么时候?没错,就是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慈禧太后直接丢下国都跑路了。

然后我们再来看一看曹家,曹家指的是哪里?指的是山西晋商,当时山西晋商比较有名的是乔家,曹家,王家等等。

这个曹家就是富甲天下的曹家,反正有钱肯定是标配!

为什么曹家觉得值?

我们先来看一看,为什么曹家会觉得值得?其实曹家觉得值得,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国宝小物件,当然,这个国宝小物件也非常的值钱。

曹家之所以觉得值,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慈禧逃难,没钱吃的是都是青菜草糠,晋商是什么人?玲珑八窍,一看慈禧这种状态,立刻捐钱捐粮,慈禧肯定心情大好。因为慈禧本来是逃难的,然后现在有人资助,一下子变成了小富婆,平常不觉得钱财宝贵,但是落难的时候有人伸出援手,那肯定是特别爽,对吧?于是便有了赏赐/借款这么一说,其实也就30w两而已!

在此情景之下,曹家奉献的这些钱和这些粮食,他有打算收回吗?他其实根本没有打算收回。曹家这笔钱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投资在政府身上,最终想要获得是政策红利。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希望慈禧重登大位,再给予晋商一些优惠的政策,哪怕慈禧就是挂了,也不要紧,因为他只是损些损失钱财。

其次,我们再来看一看慈禧赏赐给曹家的是什么?是法兰西进贡的金火车头,要知道这个东西在当时绝无仅有,全国只有一件,当时是没有火车这么个概念了在中国。而且造型工艺颜色都非常的精致,属于当时世界的顶尖水平。

讲真,以曹家人的眼光不可能不知道它的价值,哪怕当时不止几百万两,过后作为古董传世下来肯定是值的!

总体来说,曹家肯定是赚了!

我是明清笔记,更多历史可以关注我哦!

当八国联军一打进北京,慈禧太后便丢下满城的百姓带着光绪帝仓皇西逃,为了保存自己的颜面,还美其名曰为“西狩”。平时养尊处优的慈禧,为了平安到达西安,这一路上吃尽了苦头。有时为了掩人耳目,要乔装打扮成老太太,睡农家土炕,吃的是普通的饭菜。

(慈禧)

尽管一路凶险艰难,最终还是平安到达了目的地。大清朝虽然岌岌可危,但慈禧和光绪帝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和皇帝,每到一处,各地官员自然进行尽心伺候,但所有吃穿用度自然无法和皇宫里相比,此时的慈禧虽然心有戚戚,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走的匆忙,他们只带了少数的钱财和珠宝,并没有携带过多的干粮,有时走到荒山野岭根本没有东西可吃。遇到缺水,只能将仅有的一点水给“老佛爷”也和皇帝喝,其他人甚至以马尿止渴。

好在慈禧身边有小德张、常四老爷、张谦等一些会拳脚的随从,有禁卫军的残余部下,还有慈禧的兄弟桂祥统领,统计起来大概也有千余人左右。这一路有他们的护送,即使遇到一些流寇也足以抵挡,因此慈禧才能顺顺当当的来到西安。

(慈禧与光绪西逃)

途经山西得到晋商的救助

慈禧出逃时带的钱财本就不多,再加上这一路的花销,到了山西基本都用光了。无奈之下她只能向当地的富绅张嘴借钱,但是她又不能直接说自己缺钱,这就太没面子了,只能用各种方法暗示当地的土豪借钱给自己。

可是有些富豪觉得大清朝已经没有希望了,就算是慈禧对他们进行各种暗示,有的人依然无动于衷。只有少数几位有钱人向慈禧伸出了援助之手,比如乔家和曹家。

这两家都在慈禧危难之时给以援助,曹家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富商,他们的生意早已做到了海外,知道慈禧有难,慷慨的拿出了30万以解慈禧燃眉之急。

山西有一所“三多堂”,远远望去宏伟壮观,据说这三座堂是当年曹家老爷的发家之地。曹老爷曾是一个穷苦人,关于他的发迹还有一个传说。据说,他之所以发财是因为自己行善积德,上天因此奖赏了他,这才有了第一桶金,当然这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三多堂)

总之曹老爷有了钱以后就买下了这座“三多堂”,当曹家知道慈禧来到山西,并且手头无钱,又看到乔家已经向慈禧贡献了大笔的钱财,知道曹家不能无动于衷,因此主动向慈禧贡献了30万两白银。

其实30万两对于曹家来讲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曹家也并没有指望能够拿回来。

曹家之所以能拿出这么多钱,也是自己的考虑。毕竟当时还是大清朝,就算慈禧和光绪帝再怎么落魄,他们终究是大清朝的主人。当前战事的结果还未可知,一旦清军取胜,慈禧肯定要回到皇宫。那时她又将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到那时曹家便是慈禧的恩人,只要慈禧动一动嘴,曹家还怕没有生意可做,没有钱财可拿吗?所以曹家为长远打算,拿出这么一点钱并不算多。

1901年9月7日,李鸿章和奕劻代表清政府与11个帝国主义国家在北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这时慈禧和光绪帝终于能够回到北京。只是当时国库亏空,慈禧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还给曹家,便拿了一个小物件来抵押。

说是一个小物件,还是非常珍贵的,当然还值不了30万,这是乾隆年间法国进贡的一座金火车钟,是很新奇的玩意,我们知道乾隆皇帝最喜欢钟表,素有“大表哥”之称,所以清朝当时收到了很多其他国家进贡的钟表。 这座钟车身上有两个表盘,一个是时间表,一个是晴雨表,是用黄金、白金和水晶等制成,大概有42.25公斤,车顶的白铃铛还可以报时间。

曹家拿到这个钟表以后也感到很新奇,虽不足三十万两,无论从长远还是当前来看都觉得很值得了。

(无所事事的宫女)

后来慈禧逃到西安,当地的官员为了让慈禧高兴,大兴土木为她建造行宫,甚至陕西中学堂也被占用,学校不得不停止办学。还要将临时行宫用红油漆把门、柱等油刷一新,牌坊上要画上云龙,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花去白银29万余两,当时的中国已经到了亡国的边缘,可是慈禧为了自己的享受依然铺张浪费,使得老百姓更加怨声载道。(以上图片均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西安市志》、《清史稿》

这个物件叫:“金火车头钟”

这个物件叫:“金火车头钟”,是慈禧向曹家借款时用来抵押的物件,它同时也是昔时乾隆皇帝最珍爱的宝贝。

“金火车头钟”,是法国政府根据乾隆喜好特意制作的小玩意。它是由黄金,白金,乌金和水晶等制造而成,重约42.25kg。这个钟上有发条,拧紧后整个火车头就开始在轨道上来回开动,同时带动时针、分针。最让乾隆觉得好玩的是,火车旁边有铃铛,铃铛前面有个气缸,倒上水通过机械能转化热能,可以从烟囱里冒出蒸汽,像一辆真的火车在那儿运转冒烟。这个火车上还镶有一个小表叫晴雨表,可以预报天气的变化情况。

这个物件最先是乾隆的爱物,后来,则成了慈禧爱不释手的玩意,多爱呢,就连西逃也要带上。时至今日,外形均完好颜色仍鲜亮如初,其样式之新颖,工艺之巧妙,颜色之协调实属罕见,堪称一绝。民国20年(1931年),此钟损坏,不能走。现如今,它成了山西三多堂博物馆里的“镇馆之宝”。

慈禧西逃之时向乔家、曹家大院借巨款

八国联军打入北京城,慈禧慌得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带上皇上,皇后,李莲英等大约一千人开始西逃。慈禧换上了粗布的农家妇女的衣服,一路狼狈地逃走,甚至连如何解决吃饭问题都没顾得考虑。当慈禧逃到山西晋中太谷县时,他们一行已经没有什么盘缠了。无奈之下,慈禧在打听到此地有乔家、曹家两家巨富时,便派李莲英找他们借钱。乔家闻听慈禧来借钱,二话没说立即奉上了10万两白银,还说“不用还了,就请太后赐个墨宝就行了”。这样的不费力讨好,慈禧自然是乐意的。于是,慈禧御笔一挥,赐了“福种琅环”4个大字给乔家。

随后,慈禧又派人去了曹家,曹家也是明事理的主儿,他们自然知道,这是一个能让家族红火的机会。于是,曹家也是二话没说将30万两白银交到了慈禧手里。慈禧一看这曹家如此大方,心里自然感激不已,可作为统治者,拿了人这么多钱不能没表示不是。思来想去后,慈禧将随身带着的“金火车头钟”送给了曹家。曹家得此宝物自是惊喜不已,他们立即将它供奉起来,后来,它还演变成了曹家的传家宝。

曹家大院

曹家始祖曹邦彦是太原晋祠花塔村人,以卖砂锅为生,明洪武年间举家迁移到太谷北洸村,兼以耕作。到第14代“三”字辈中有个叫曹三喜的独闯关东做买卖,获利甚丰,当时所谓“关外七厅“均有曹家的商号。清兵入关,又把生意做到关内,先在太谷设号,向全国辐射。到道光、咸丰年间,达到鼎盛,大江南北都有曹家的铺面,达640余座,资产高达1200万白银,雇员有37000人,当时民众有“凡是有麻雀飞过的地方都有曹家的商号”的说法。后又跨出国门,东到日本,北到莫斯科,西到巴黎、伦敦,把国内的茶叶、布匹输往国外,引进日本的钢铁,高丽的人参,俄罗斯的金属制品。曹家在山西和蒙古之间走出了一条“茶叶之道”,可与历史上的“丝绸之路”相媲美。由于光绪甲午、庚子年以后由于战争、商业竞争、子孙的骄奢淫逸最终导致曹家大院的衰败。

曹家在极盛之时,在北洸村相继建起了一批布局庞大富丽堂皇的宅院,如:五桂堂、怀义堂、福善堂、三多堂等,尤以“福”、“禄”、“寿”、“禧”字形建造的四座大院最具代表性。幸存下来的“寿”宅院,是曹氏家族中的一个分支堂名,习惯上称为多福、多寿、多男为内容的“三多堂”。曹家大院又称三多堂,是明清两代风格的传统民居建筑。位于山西省太谷县城西南5公里的北洸村,傍依108国道。曹家大院是明清晋商巨富曹氏家族的一座宅院,曹家大院占地10600平方米(2014年),整体的布局呈“寿”字型。被誉为“中华民宅之奇葩”。1999年被辟为三多堂博物馆。太谷曹家大院博物馆有房屋277间,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

慈禧西逃时,一开始她觉得挺危险的,跑的很急,到了怀来县一行人已经狼狈不堪了。

老太后饿的喝碗小米粥就觉得是琼浆玉液了,然后还想吃的更奢侈些,向知县吴永提出了非分之想:我想吃俩煮鸡蛋。

到了怀来县,各路勤王的兵马陆续来了,人一多有一个问题亟待解决,那就是吃饭,吃饭要钱,士兵也要军饷啊。

这时候老太后创造性的想出一个办法,众筹。

众筹并不是到了山西,碰到那些巨富的晋商才开始的,老太后的众筹原则是,一毛也是钱,不惧多寡来者不拒。

她的众筹之路从怀来县就开始了。

在怀来县,知县吴永奉命聚集当地粮商郭应斗等人,商量凑钱事宜。半天功夫就筹集了一千两纹银,这些钱悉数分给了各路勤王的部队,当买粮钱,略解燃眉。

但是一千两银子,对于一两千人的勤王大军有点少,所以在怀来县就又举行了一次众筹,找当地的绸缎商人,拿了千两白银。

亲王的部队越来越多,小小的怀来县城士兵比百姓都多,一个小县城肯定养不起这么多人马,所以老太后继续一路向西。

老太后一路西狩,也一路众筹。

很多商贾,也许一辈子未必能见上皇帝太后这种贵人一面,即使有钱,也接触不到太后面前这个层面,这次有机会可以近距离接触皇帝皇后,算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了吧。

所以老太后的众筹不是太困难。

如果当年崇祯有慈禧的商业头脑,不是找文武百官众筹而是找商贾,不知道大明会不会有救。

到了山西境内,老太后已经看不上小钱了。

吴永记载到了太原,慈禧手下的太监侍卫已经开始向想觐见太后的官员公然索贿了,为了避免狮子大开口,这些太监侍卫要钱都是规定好了价钱的:

凡各项首领太监,如内奏事处、茶房、膳房、司房、大他坦,及有职掌之小内侍,约十数金至数金不等。

而到了首领太监这一级,则要八九十两白银才能过关,这时候想要像怀来粮商那样,拿出千把两银子就获得老太后的好感,无疑痴人说梦。

这时候老太后其实也搞众筹,但是基本上都是万两白银起头的。

普通商家大约已经无法入老太后的法眼了,只有像乔家大院,太谷曹家,这种底蕴深厚的商贾世家,动辄拿出几万十几万两白银,才能获得老太后的青眼。

这些商贾大家,拿钱来砸老太后,无非也是为了更大的商业企图。

乔家大院,老太后亲自去住过一晚,对于曹家,据说老太后离开山西时赏赐他们家一座金火车头钟。

这金钟是用黄金,白金,乌金和水晶制成火车头模样,据说是当年法国进贡给乾隆皇帝的稀罕物,百余年了,这座火车头钟表依旧每天晨钟暮鼓时辰走的很准。

曹家原本投资给慈禧,就没指望能立刻拿到回报,这些钱只要能和老太后搭上关系,以后,赚钱的机会还会少吗。

没想到老太后临回京时,还想到了他们家,赏赐了皇宫内的宝物,仅仅老太后这点心意就让曹家人觉得这次投资不会亏本。

商家重利,大商家看中的更是长远的利益。

老字号的曹家起源于洪武年间,经历了数代打拼,第十四代曹三喜闯关东靠磨豆腐养猪起家,生意逐渐做大。

经历数代经营,到道光咸丰年间曹家已经成为拥有雇员三万七千余人,资产近千万两的豪富家族之一。

有这样底蕴的大家族,投资自有其规矩,他们家族投资慈禧,当然也是想从老太后身上捞更多好处。

老太后临回京前的馈赠,让他们知道,在老太后心中,会铭记他们的恩惠的,这算给他们吃了定心丸。

在古代,商业版图达到一定量级,肯定和官家会有扯不清的关系,某一个关卡的刁难都会让生意损失巨万。

红顶商人胡雪岩搭上了左宗棠,自己生意做的顺风顺水,但是因为得罪了李鸿章,又使得自己的商业帝国轰然倒塌。

官府的加持对于古代商家来说太重要了。

慈禧老太后无疑是清朝最大的官府,能搭上这条线,对晋商曹家来说意味着会有源源不断的财源。

以后各级官员打交道,说句,我们家有老佛爷赐的火车头金钟。会是一张黄金名片,各级官员不但会高看曹家一眼,给大开各种方便之门,而且可以免掉各种不必要的纠缠。

在商场上,这尊火车头金钟在,就是向和曹家做生意的各路商家展示了俩字:实力。

这东西其实现在很多商家都还在用,比如开辆法拉利,比如办公室里摆各种名人合影,比如想办法弄到各种协会理事之类的头衔等等。

只是和曹家乔家比,有些显得等而下下之了而已。

================================

文:薛白袍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