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反感有关火影的哪一句烂梗?

你最反感有关火影的哪一句烂梗?
已邀请:

题主:你最反感有关火影中的哪一句烂梗?

今天咱们就着这个话题来看看,火影中的哪些让人有些反感的烂梗~

火影小记者:这还用说吗?当然是“火影之中无反派”这是我认为最烂的梗~

接下来小记者就深入火影的世界给大家做个简单采访,看大家怎么看待火影之中无反派这个梗的~

前言简介

很多像小编一样追了很多年火影的火影迷来说,都知道的这个梗就是“火影之中无反派,有的只是坚持自己信念的一群人”。

何出此言?

我们还要纵观火影历史的那些人物们。下面简单罗列几个:

第一位:桃地再不斩~

这位仁兄大家应该是不陌生了,最早出现的战力较为强大的忍者。最厉害的莫过于跟卡卡西对战时施展了一万个印才发动的忍术。再不斩前期基本上是在自己的忍村发动叛乱,杀害了不少人,后期又是为了获得赏金又杀了不少人,而且不是说为了正义,而是为了钱去杀人。杀的很随意。只到临终之时,在鸣人嘴遁之下,白的死亡刺激为白报仇之时展现了他的温柔。所以火影迷定义为火影之中无坏人~

第二位:大蛇丸

蛇叔就不用多说了,为了研究自己的长生不死之术,收买了很多人,错误的引导了很多人,为了所谓的信念,最终都是被当做棋子使用。杀害自己的师傅,一个对大蛇丸视如己出的师傅。毁坏当初自己成长的木叶忍者村。基本上算是欺师灭祖了。但是后期为了见证佐助的成长 ,他又再次重新帮助木叶,也算是洗白了自己。再次印证所谓的火影之中无坏人。

第三位:带土

这位仁兄基本上算是从头恶到伟了,从火影开篇通灵九尾荼毒木叶开始,直到忍界大战后期,也算是直接或者间接得干了不少坏事啊。直到最后指导自己被利用了才幡然醒悟,做了些正确的事情来弥补一下~又又又验证了这条火影之中无反派的理论了。

除了这三位之外还有很多的例子,例如鬼鲛,长门,小南等等一系列的最终都被洗白了。BUT~~真的能洗白吗?

接下来我们就去采访下火影世界的一些人物们~GO GO GO

记者:请问你怎么看待火影之中无反派的?

鸣人:阿累~应该还是有的吧,要不然我们这七百多集都是自嗨吗?那大筒木差点给我和忍者村全都毁掉了,如果没反派我师傅自来也咋死的?这还不算反派吗?真是的~

佐助:你没看我这刺耳头吗?我就是反派,咋地啦~

话外音:好像佐助选手确实最后也差点成为大反派啊,不好惹啊,咱先溜吧。

卡卡西:咋个没有反派呢?你看佩恩那个龟儿子,辉夜那个泼妇,我差点就交代了~

鹿丸:(掏出打火机)有反派。真啰嗦~

采访完这些选手那我们采访采访这些大佬本人吧。

大蛇丸:什么坏人不坏人的,为了永生什么都能干。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又有不同寻常的眼睛,来让蛇叔我研究研究。

记者:蛇叔别这样,告辞。(赶紧溜~保住自己的卡姿兰大眼)

飞段:哪有什么坏人,我只是邪神教的传播者,来来来,要不要加入邪神教,让你尝尝刀口舔血的感觉~本大爷从来就不是好人~

记者:估计蛇叔想加入邪神教,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呢~

进行了一段简短的采访,感觉都是有种拿命去采访啊,咱们还是算了,做个总结吧。

街坊汇报

总而言之从正方反方,来看看忍者都是普遍认为忍者世界是存在坏人的,我们所认为的忍者世界不存在坏人只是他临终之前做了一些好事,对他的坏事有所弥补,也仅此而已,难道真的能功过想抵吗?那对于飞段这样的选手来说呢,本身嗜血,而且从没干过什么好事的呢?好了以上就是本记者的所有观点。

以上就是小编冒死入木叶刺探来的情报和街访,还请各位想去木叶深入交流的火影迷多加支持~

《火影忍者》最烂的一句梗?

那毫无疑问就是鸣人的那句——请相信我。

《火影忍者》中最尴尬的往往就是漩涡鸣人的毫无道理的强行说教。这也是岸本画这部作品最为牵强的地方。



《火影忍者》的优秀毋庸置疑,继承少年漫该有的激情和热血。做到这样已经足够了,但是他却想要变得不一般,想要加深其深度,让鸣人说出了狠毒成年人世界中平凡不过的道理。而鸣人的强行道理却偏偏又能说服自己的那些对手。

从中忍考试面对日向宁次,再到对手守鹤的我爱罗……最不唯一听不进大道理的就是宇智波佐助。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想法。

鸣人就是一句有气势的“请相信我,我能够做到”。

所以我就好奇——

“我凭什么相信你,把命运交给一个不相关的人?我还有自己要走的路,我自己的路我自己去闯,而不是跟着你屁颠屁颠的。况且你拿什么保证你一定能做到?难道你是命运之子?”

鸣人——我还真是!

说实在,鸣人说的东西有气势,有想法,有未来性,也有期待性,但是缺少的就是必然性。要不是有个主角光环,谁会信他那浮在天上的鬼话?

鸣人大道理一堆,但是站不住脚。就成了《火影忍者》中最大的嘴遁。

不过,鸣人的嘴遁是《火影忍者》的柔情,也有一定的存在道理,让整部动画变得更加婉转。当然如果像《天元突破》《海贼王》这样直爽,也是可以的。

但是鸣人嘴遁的牵强,也是既定事实。

你们怎么看?

恕我直言,我还没有发现比【鸣人嘴遁】更烂的梗。

无论是宁次、我爱罗、P佛,乃至是带土、佐助,鸣人哪次不是先把对手打服了再说的?

这几位,在被鸣人打服之前,有哪个能听进去鸣人说的话?

鸣人哪次不是坚持用“真理”说服人?

特别是P吹,说实话,在P佛和鸣人大战之前,并没有很多所谓的【嘴遁】梗,结果等P佛自杀天生后,就都特么跟风冒出来了。

强行试图割裂鸣人和九尾之间的关系,制造种种限定条件,不信岸本原漫要听它们拆招脑补,整得好像鸣人之前打架没用过九尾、没失去过理智一样,只许斑爷给P佛轮回眼,不许鸣人亲爹给九尾上个保险,无非是为了吹一波P佛而已。

小段:戳破P吹牛皮系列之二:鸣人击败长门靠的真是【嘴遁】吗?

小段:戳破P吹牛皮系列之四:二论鸣人长门之战,是谁在【嘴遁】谁?

最关键的是,躲在小南背后,一会扯什么“我的痛苦有二”,一会扯什么“我们都有敬仰的师父”的,难道是鸣人吗?

颠倒是非、扭曲黑白,不过如是。


大家好我是伍先生火影,很高兴回答这个问题!

对于我本人而言,我非常讨厌“火影无反派”的说法,我甚至一度认为这句话是个“烂梗”,同时它也让很多人感到厌恶。

不仅仅是《火影忍者》,“火影无反派”的说法可以延伸到大部分的动漫中,最终变成了“动漫无反派”的说法。

在《火影忍者》中,任何一个反派角色都不需要靠“火影无反派”为自己洗白。飞段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依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派,但是他依旧可以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圈粉。

阿斯玛的死和飞段有直接的关系,我们痛恨飞段杀死了阿斯玛,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被他圈粉。作为一个反派,飞段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

从来没有人说,《火影忍者》中的反派想要圈粉必须靠“洗白”。即便他们是永远的反派也无妨,因为这才造就了人性的多元化。

所以没必要继续刷“火影无反派”,正派和反派没有任何区别,难道因为鬼鲛是反派,他就没有人喜欢了吗?相反,很多人甚至觉得他才是火影中的“真汉子”。

打过雏田的人都死了(用于宁次)

在《火影忍者》中有这样的一个经典梗:打过雏田的都没有好下场。

宁次打过雏田,最终被鸣人一拳打飞。佩恩打过雏田,最终被鸣人一发螺旋丸击败。正因为如此,佐助从来没有和雏田说过话。

虽然上述的事件是巧合,但是这个梗听起来也有些道理。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定要拿“宁次之死”开玩笑。

“打过雏田的人都死了”用于宁次身上,我觉得是非常不礼貌的一个行为,这也直接导致了这句话成为火影中的一个“烂梗”。

宁次是天才忍者,他一生都在努力摆脱分家的自卑,你们凭什么调侃“宁次之死”?

佐助被灭族,怒开单勾玉写轮眼

关于佐助的火影梗还是蛮多的,不过大部分都是“黑”,比如“一时兴起”等。当然,佐助的“一时兴起”梗还不算特别讨厌,毕竟他的确在很多场战斗中“一时兴起”。

“佐助被灭族,怒开单勾玉写轮眼”的梗属于“烂梗”系列,这句话将佐助黑得体无完肤。灭族对佐助造成的刺激很大,但是他的写轮眼仅仅只变成了单勾玉,这让很多人认为佐助的天赋不高。

其实岸本想借助佐助来讲述写轮眼的“进化史”,必须从单勾玉一直到永恒万花筒。所以无论佐助小时候受到什么样的刺激,都只能开启单勾玉写轮眼。

最后火影忍者中的任意一个梗都是火影迷们自己心中的最美好的经典!让我们重温经典,细品火影!

火影虽然早已完结,但至今仍然相比死神、银魂,仍然热度不减。

时至今日,火影迷仍然对火影中的梗津津乐道,我们来看一下,有哪些被玩坏了的烂梗吧。

1.赢了当火影,输了娶小樱。

对佐鸣樱和火影这个位置都是一种侮辱。

  1. 打过雏田的都死了,包括她哥。

强加因果,无聊且冷血,好像别人的生死可以随意调侃一样,反正我是get不到笑点,只觉得很D区。

不是不让玩梗,真正有趣的梗可以,玩带血的梗,没有心


  1. 晓代表的十个梦想、博人问妈妈、博人问爸爸、蛇叔掌握核心科技、宁次你死的好惨啊

各种评论区都能看到的非主流刷屏烂梗,看一次两次还行,但是看多了很厌烦。

  1. 火影没有坏人,只有为了理想战斗的疯子

首先我承认火影的里的一些重要反派,像是斑、带土、长门和兜他们也有自己苦衷,也是因为失去、痛苦和不幸才走上了歪路,但充其量也只是想表达人性本善,他们也确确实实的罪孽深重,做了很多不人道的事,也杀了很多无辜的人,造成了许多恶性的事件,就算因他们而痛苦的人中有些选择了谅解,而且他们也有所醒悟,也不代表他们就不是“恶”了,更何况还有迪达拉、飞段这种并没有什么苦衷也在做坏事的反派,中二的少年少女们就算觉得这很有逼格,很酷炫甚至伟大,也要打心里明白这些事情是作为人绝对不能做的,喜欢反派可以,但是非观念也要清楚,不要美化和崇尚这些行为。

我是御坂云服务,欢迎点赞关注

晓组织没有坏人,只是一群热爱和平的疯子。
??????尼玛的,迪达拉搞恐怖袭击被逐出岩隐村;蝎为了所谓的“艺术”,暗杀风影,屠戮了一个国家;飞段纯粹的杀人狂;角都虽然有苦衷,但是是什么货色也不用我说了吧;带土,绝,长门,小南不作评论;鬼鲛和鼬确实没什么好黑的。


你好,很高兴来回答你的问题。

我讨厌火影的烂梗有下面几个 。

1.打过雏田的都死了

谁都不敢打雏田。恶心吐了,还拿斑爷跟土哥玩这梗,宁次的人血馒头吃的这么香啊?就连骂宁次快死的话都能变成一句玩笑不能当真,真难为宁次粉还在孜孜不倦的倒贴帮雏田说好话

2.卡卡西没有写轮眼更强。

丝毫没有黑卡卡西的意思哈,多年后面对陨石无能为力的他怎么想也不会比神卡更强呢。旗木的刀术?下场参见木叶秘传剑术奥义三日月之舞。卡卡西那把家传的刀很轻易就碎了,论机能根本比不过查克拉性质和形态变化达到极致的雷切。君不见佐助打大和、打奇拉比,刀上加个雷遁有多嚣张。

(补充:又不是浪客剑心,忍者的世界肿么阔能把武士的刀术设定得多逆天。暗部成员本身配把小刀,卡卡西不用,显然是自己选择了机能更优秀的雷切。火影世界的架构搭在查克拉的地基上: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血继限界,血继淘汰,血继网罗——阴阳遁,六道之力。雷切、写轮眼显然是岸本给的挂,加上最后的六道之力,卡卡西成为鸣佐以外为数不多的通关选手。写轮眼限制?哪个没有限制?鼬缺蓝,身板脆。长门机动性不足。鸣人基础知识差。给挂加个缺陷是很经典的套路了,奥特曼的三分钟,超三的能耗,举不胜举。即使“写轮眼多么多么限制”卡卡西,每场战斗最后的底牌还不是写轮眼。。)

3.火影无反派

有理想如何 苦衷如何 ,各种奇葩理由。那就是杀人理由?喜欢反派没啥错,错的是站在反派角度想问题。知乎那么多人,穿越到火影就保证你是长门、带土、斑,穿越过去就是当个平民或者忍者啥的,你好好过日子。这会有人告诉你,无限月读如何如何。你听了半天,明白就是要做梦呀。听人家的,老子过好日子,凭啥做梦呀,凭啥听你的。人家告诉你,不听我我就弄死你。而且还要弄死你的家人。你会答应吗,火影的反派那个站在大众角度考虑问题了。是蛇叔、还是长门、带土、斑,我不要就光我觉得,我还要你们觉得对。

对于我本人而言,我非常讨厌“火影无反派”的说法,我甚至一度认为这句话是个“烂梗”,同时它也让很多人感到厌恶。

不仅仅是《火影忍者》,“火影无反派”的说法可以延伸到大部分的动漫中,最终变成了“动漫无反派”的说法。

在《火影忍者》中,任何一个反派角色都不需要靠“火影无反派”为自己洗白。飞段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他依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派,但是他依旧可以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圈粉。

阿斯玛的死和飞段有直接的关系,我们痛恨飞段杀死了阿斯玛,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被他圈粉。作为一个反派,飞段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

从来没有人说,《火影忍者》中的反派想要圈粉必须靠“洗白”。即便他们是永远的反派也无妨,因为这才造就了人性的多元化。

所以没必要继续刷“火影无反派”,正派和反派没有任何区别,难道因为鬼鲛是反派,他就没有人喜欢了吗?相反,很多人甚至觉得他才是火影中的“真汉子”。

打过雏田的人都死了(用于宁次)

在《火影忍者》中有这样的一个经典梗:打过雏田的都没有好下场。

宁次打过雏田,最终被鸣人一拳打飞。佩恩打过雏田,最终被鸣人一发螺旋丸击败。正因为如此,佐助从来没有和雏田说过话。

虽然上述的事件是巧合,但是这个梗听起来也有些道理。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定要拿“宁次之死”开玩笑。

“打过雏田的人都死了”用于宁次身上,我觉得是非常不礼貌的一个行为,这也直接导致了这句话成为火影中的一个“烂梗”。

宁次是天才忍者,他一生都在努力摆脱分家的自卑,你们凭什么调侃“宁次之死”?

佐助被灭族,怒开单勾玉写轮眼

关于佐助的火影梗还是蛮多的,不过大部分都是“黑”,比如“一时兴起”等。当然,佐助的“一时兴起”梗还不算特别讨厌,毕竟他的确在很多场战斗中“一时兴起”。

“佐助被灭族,怒开单勾玉写轮眼”的梗属于“烂梗”系列,这句话将佐助黑得体无完肤。灭族对佐助造成的刺激很大,但是他的写轮眼仅仅只变成了单勾玉,这让很多人认为佐助的天赋不高。

其实岸本想借助佐助来讲述写轮眼的“进化史”,必须从单勾玉一直到永恒万花筒。所以无论佐助小时候受到什么样的刺激,都只能开启单勾玉写轮眼。







1.白牙有火影半袖。那种衣服再寻常不过了,青年自来也还有两只半袖呢。

2.卡卡西没有写轮眼更强。丝毫没有黑卡卡西的意思哈,多年后面对陨石无能为力的他怎么想也不会比神卡更强呢。旗木的刀术?下场参见木叶秘传剑术奥义三日月之舞。卡卡西那把家传的刀很轻易就碎了,论机能根本比不过查克拉性质和形态变化达到极致的雷切。君不见佐助打大和、打奇拉比,刀上加个雷遁有多嚣张。(补充:又不是浪客剑心,忍者的世界肿么阔能把武士的刀术设定得多逆天。暗部成员本身配把小刀,卡卡西不用,显然是自己选择了机能更优秀的雷切。火影世界的架构搭在查克拉的地基上: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血继限界,血继淘汰,血继网罗——阴阳遁,六道之力。雷切、写轮眼显然是岸本给的挂,加上最后的六道之力,卡卡西成为鸣佐以外为数不多的通关选手。写轮眼限制?哪个没有限制?鼬缺蓝,身板脆。长门机动性不足。鸣人基础知识差。给挂加个缺陷是很经典的套路了,奥特曼的三分钟,超三的能耗,举不胜举。即使“写轮眼多么多么限制”卡卡西,每场战斗最后的底牌还不是写轮眼。。)

3.日向没有什么改变。这就属于不认真看剧了。日差那时候坐着冥想一下,就被笼中鸟诛心。宁次借着比赛打伤宗家,考场口吐芬芳,不也没什么。由于日差之死,日足痛心疾首,日向的体系已经开始瓦解了。等到忍战宁次之死,宗家和分家的等级基本瓦解殆尽。还需要鸣人出什么手呢。等到鸣人任火影的时候,都改天换地了。最近博人传一个日常篇证实了这个想法。

4.带土忌惮鼬。鼬不忌惮带土?如果你是说这种互相的忌惮,还可以接受,否则就是吹得太过了。至少要有个最基本的逻辑,卧底、卧底,肯定不会去选择一个比自己弱的去卧,直接杀掉不是更好。

(回复个别etc:1带土不露头,打得过也打不死。——??是谁把鼬带到晓组织的?2.灭掉首领,无济于事。——在现实中有道理,动漫里不适合。晓组织最大的威胁是斑的代理人带土暗中指挥的月之眼计划,其次是带土、长门的恐怖战力,再次才是晓组织各成员的战力。假如鼬可以把带土杀掉,把长门杀掉,剩下的威胁很大吗?毕竟说句扎心的话,其他成员都没活到忍战阶段。。。杀掉两个首领,篇幅可以缩减三分之一。。再说了,正方卧底是反派组织的第一战力,还是那种绝对意义上的,这这这像话吗?)5.天晴了,雨停了,二柱子又觉得自己行了。啊,这个梗是挺欢乐的,用的时候心里莫名的舒服。毕竟现实中这种喜欢装逼的人也不太招人待见。用归用,但别当真,当真就把自己绕进去了。佐助挨揍,还有个因素,人家一直在越级打比自己强的,不怕挨揍,一直变强到最后。

6.斑爷切白菜。斑爷是挺威武。但是什么时候能把心疼宁次的同情心分一点给被砍死的路人甲。。不说了。已经把各路粉得罪完了。不过明眼人能看出来,我对每个角色都没偏见,毕竟吹不是欣赏角色的唯一途径,贬一踩一更不是。最强的只有一个,大筒木辉夜,也没见有多少粉不是。

“天晴了,雨停了,二柱子觉得他又行了”

其实佐助并不弱,只是佐助喜欢越级挑战而已,这个梗是挺快乐的,但玩玩段子和梗还行,如果真要较真就比较emm...

比如鹰小队,奇拉比本身就是影级强者+完美人柱力而且还是云隐忍者是玩雷遁的高手。

佐助不知道情报,硬上确实打不过。

五影会谈的时候也是这样,五影是谁?

五影好歹是数万忍者之首,五大国数一数二的高手。

被吊打也是情有可原的。

玩归玩,闹归闹,千万别把这梗当真。

最烂的梗:打过雏田的都死了,包括她哥。

虽然火影只是一部动漫,但是在死忠粉眼中里面的角色都是活生生的人。这样强加因果的玩笑,无聊且冷血,好像别人的生死可以随意调侃一样,反正我是感受不到笑点,只觉得很恶心。

不是不让玩梗,我觉得有趣的梗可以,但是玩带血的梗,还是多看看气氛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